宇宙少女

啦啦啦啦我爱papy和路德。

上完色了! @晶耀
2p线稿,超赞的!请大家多多关注这位太太!

啊……我是先画四格还是先画完芭比娃娃呢……

现在正式成为初一生啦!军训累成智障,赶紧摸个鱼压压惊。

人设!吼吼
反正也没人看的就不打tag了

一些不得不说的话

啊啊啊总之先转吧!

KENkenKEnkeNKenkENKeN:

今年四月份的时候我发了一条关于自己得了抑郁症的微博,很多人都表示对我关心。后来的一段时间里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自己发生了什么事情,鉴于现在的一些新情况,我决定把实情都说出来,希望关注我的人可以帮帮我。


因为一些原因我不想透露自己的姓名。


我今年22岁,2013年开始就读于香港城市大学创意媒体学院,2017年毕业。在今年4月初,我被确诊为重度抑郁症,而同时我通过自己的努力得到了美国电影学院(American Film Institute)的研究生offer,学习Production Design(电影美术设计)专业。下图是我的录取通知书。





在四月初我告知父母自己被录取的消息时,他们虽然担心我的病情,但经过多次商量后表示支持我出国深造。


从四月到八月这段时间,我积极的配合医生的治疗,并且在5月到7月底,完成了我之前因为生病落下的在香港的学业。8月2日复诊期间,医生判断我的抑郁症状已经得到了明显的改善,恢复了百分之七十,同时医生也认为换个环境或许有利于病情好转。只要坚持按时吃药积极配合遗嘱,康复只是时间的问题。


在征得父母的同意后我于8月16日抵达了美国洛杉矶,但我没有想到的是父母的态度突然转变,明确表明拒绝支付我的学费,让我立即回国。


我从小性格比较内向,父母经常在家吵架,大多数时间都不和我交流,我觉得这也是造成我抑郁症的一个原因。


我试图多次和父母沟通,但他们一再的强调我的身体不适合上学,如果我执意要上学的话让我后果自负,学费生活费一概自己承担。现在父亲已经不接我的电话,母亲的态度也极度强硬。


我在上大学之初就已经决定了毕业出国留学,四年里也一直在积极的准备申请。中途遭遇了很多的困难但我也没有放弃。AFI是我最向往的学校,而录取我的专业在全球排名数一数二,所以在得到offer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我心里明白这样的机会几乎不可能再有第二次,即使有压力,我也必须要去努力尝试。


现在开学在即,交学费的截止日期就在两天后的美西时间8月21日,我现在就像站在悬崖旁边,面临自己梦想的破灭。


现在我心急如焚,无奈之下才决定写这条微博向大家求助。因为自己并没有除了画画之外的其他能力,所以现在我要用一种很特殊的方式接受约稿。


因为真的急需用钱,所以想让我画的人需要先支付我费用。我知道我没有任何理由让大家平白无故相信我,我只能说喜欢我的作品的人或许可以多多少少从我的画里或者其他形式的作品里感觉出,我是一个认真专注的人,对自己也有一定的要求,绝不会欺骗大家。


漫画,插画,各类设计,(原稿或者电子稿都可以,包括之前的作品也都卖)手办涂装,只要是能力范围内的事我都接受,不管是商业约稿或者是私人约稿我都接受,任何题材(只要不违法,并在我能力范围内)我也都接受。作品没有明确的价格(给我多少我都画给你相应的作品,我会根据你愿意给我的价格和要求尽可能给你最好的作品!因为考虑到如果我可以继续上学,必然会有学业压力,工作时间也会相对减少,所以我把作品完成后交到你手里的时间也会比较长,但一定会在我研究生第一年结束之前!(商业约稿时间问题我可以尽量去协商满足)


简单来说就是先付我钱,然后一年内我给你作品!


以往作品请翻看我的LOFTER或者微博(都可以出售)


微博地址:http://weibo.com/u/3905915379


从发微博这一刻开始接受约稿,任何有意向帮助我的人请私信我,有任何疑问也请私信我!


拜托大家了!


                                                         KEN


                                                    2017/8/18





cp向异色独伊,糖,十五题分之一,日常向

啊啊啊啊文笔超烂慎点!

1.刀刃上滴落的鲜血
        爱因斯此时正披着军装站在卢西家的厨房,右手拿着菜刀盯着菜板满头冷汗。这可能是他这些年来遇到过最棘手的事了。
        卢西那家伙居然要让我做饭??爱因斯在心里暗骂此时正在客厅沙发上悠闲躺着的那个家伙。他不知道自己已经几百年没进过厨房了吗?他摆弄了一下手上的菜刀,果然刀什么的还是比较适合砍人呢。
        他宁愿被要求到外面杀几个人也不想在这里像个家庭主妇一样切菜煮饭。
        从客厅传来了卢西戏谑的声音,“嘿,需要帮忙不?”爱因斯强压着被逼着做饭的怒火故作干练地答到:“不用。”
        在客厅悠闲自在的卢西一听这语气就知道爱因斯那家伙又不耐烦了。切!就让他做个饭,整的好像谁欠他几百万似的。卢西撇着嘴忿忿的想到。
        然而爱因斯突然灵光一动想到了最简单粗暴的解决办法。
        对此一无所知的卢西突然听到一句慵懒的话语“卢西~砍到手啦。”霎时间卢西立刻翻下沙发冲进厨房,看到了他意料之中的情景。这家伙又要搞啥子幺蛾子啊!他眉毛被气的一跳一跳,紧握的双拳也青筋凸显。
        只见爱因斯一脸淡定的站在垫板前,如果忽略他左手里沾满血的菜刀和血淋淋的右手这可能大概还是一个蛮正常的情景。
         看着气到火冒三丈的卢西,爱因斯把头一歪,慢慢把惨不忍睹的右手举了起来,嘴里缓缓吐出一个字“…看。”
        “卧槽爱因森你发什么神经啊!不想做饭用得着这样吗?!你怕不是个智障吧?!”
        “我手坏了,做不了饭了。”对面的爱因斯似乎对卢西的炸毛无动于衷。
        “手坏了也得给我做!”卢西咬牙切齿。爱因斯挑了挑眉毛,又把那只手挥了挥“是右手。”
        “正常的右撇子怎么可能突然用左手拿菜刀!你TM就是故意的吧!”卢西盯着爱因斯手里那刀刃上滴落的鲜血,狠狠地暗自发誓下一次打死也要让自己如愿以偿!
……
……
……欢迎收看强行发糖系列!十五题提供者 @生姜リア 欢迎和我一起写!因为本人其实主画,是一只独脑残粉!欢迎扩列!

       

大大,大家好!把昨天的图上了色!希望喜欢!
还是想和小可爱们扩列啊ww